昭君故里謀“出塞”一條路帶活深山八百貧困戶

2020-08-23 07:49 來源:湖北日報  責任編輯:李敏  審核:閔娜

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張真真 雷巍巍 通訊員 袁松松

8月15日,酷暑難耐,興山縣高橋鄉大槽村卻涼風習習。中午時分,游客涌進“十里春風”農家樂,魏正才老兩口麻利地備齊4桌飯菜。游客吃飽喝足后,把核桃、雞肉、豬肉等山貨塞滿轎車后備箱。“游客越來越多,上半年掙了2.5萬元。”魏正才樂開了花。

如今,大槽村有9家民宿、13家農家樂,依靠農家樂、觀光采摘、生態養殖等,邁上小康路。

是一條長40公里的路,改變了沿線3個偏遠村、近2000人的生產方式。

補貼一家一戶,不如修條好路

起于昭君鎮灘坪村,止于高橋鄉大槽村,這條40公里的山路蜿蜒在興山、秭歸、巴東三縣交界地。

公路沿線有3個偏遠貧困村,建檔立卡貧困戶共計818戶1978人。其中,省級貧困村大槽村185戶514人中,貧困戶就有147戶381人,占比近八成。

“山高石頭多,出門就爬坡,對河喊得應,來回一天多。”過去,沒有一條像樣的公路,農產品沒銷路,百姓沒出路。當地人靠種玉米、土豆、紅薯自給自足,貧困與影隨行。

搞養殖是不少村民的選擇??烧勂痧B豬,49歲的貧困戶向恒洗又愛又怕。年頭到年尾,辛苦養大的土豬賣不上價,每頭豬比山下少賣幾百元。收豬人也無奈:路遠難行,耗時費力。

興山縣委書記汪小波坦言,扶貧之初,常規性地幫扶貧困戶,補貼一家一戶養豬、養雞,由于交通偏遠、銷售困難,扶貧效果不明顯。“看來,聚焦于某村、某組、某戶扶貧,很難對貧困戶形成長期帶動,更難以實現整個片區的全面改觀。”

茫茫大山阻隔了村民發展的腳步,卻在以另一種形式“補償”他們。這里毗鄰宜昌最高峰——海拔2427米的仙女山,平均海拔1200米,夏季最高溫僅23℃左右,避暑條件優越;賀龍曾在此建立“巴興歸”革命根據地,是全國最早的蘇維埃革命根據地之一。

興山縣縣長曹宏偉表示,綠色資源疊加紅色基因,造就獨一無二的資源稟賦,理應成為推動當地發展的最大“賣點”。經詳細調研、論證,興山縣委縣政府決定,以整修這條盤山公路為契機,打造一條生態旅游扶貧廊道,鋪平這一片區百姓脫貧致富奔小康的希望之路。

2018年,宜昌和興山兩級政府接續發力,累計籌資1785萬元,拉通了這40公里水泥路。

窮山村成了遠近聞名“網紅村”

盛夏時節,湖北日報全媒記者驅車前往,這條寬闊的水泥路兩旁格?;ㄊ㈤_,一路移步換景。行至海拔高處,涼風習習,腳下云霧繞山,好不愜意。

沿線,點綴著賀龍戰壕、灘坪古村落、昭君望鄉臺等景點,配套建設房車露營基地、停車場、公廁等旅游設施,一條集農耕田園、納涼休閑、紅色文化于一身的生態旅游扶貧廊道,呈現在游客面前。“普通農村公路寬3.5米,這條路寬5米,方便旅游大巴通行。”高橋鄉鄉長李明鋒說。

隨著公路貫通,公共配套設施日漸完善。通水,天池水庫加固,建安全飲水設施,生產生活用水有保障;通網,12座通信鐵塔拔地而起,全村185戶通信暢通;通電,改造升級供電網絡,電壓穩定;村里有了黨員服務中心、標準化村級衛生室、農產品交易中心、鄉村大舞臺……

如今,大槽村成了遠近聞名的“網紅村”,每家每戶都是黃墻黛瓦、庭院整潔,一幅美麗鄉村的圖畫映入眼簾。

大槽村村支書董蓓蕾告訴記者,去年村里接待游客2.5萬人次,今年已突破3萬人次。

沿線818戶貧困戶全部摘帽

遇見遠山、十里春風、悠然居……行走在大槽村,一個個頗具詩意的名字吸引眼球。

魏正才、譚明風夫妻的“十里春風”民宿挺有名。他們種過煙葉,打過工,賣過藥材。2018年,見村里游客越來越多,夫妻倆回村開起農家樂。今年3月,他們將家里空閑的4間房改造成民宿,“最多一天接待40多人吃飯,客房訂滿,5月份收入兩萬多元!”

回鄉青年王婧流轉160畝林地打造藍莓種植基地,與大槽村集體共同經營5間民宿,向村集體交租金,村里拿出租金的三分之二補貼貧困戶。

如今,這條路沿線引進6家市場主體,帶動建成100畝冬桃基地、120畝中藥材基地、500畝核桃基地,興起民宿、農家樂近30家。2019年,大槽村人均純收入增加2000多元,達到14997元,是5年前的3倍多。

公路修好兩年,沿線818戶貧困戶全部摘掉貧困帽,其中500多戶貧困戶生活大變樣,占貧困戶總數的7成以上。58歲的貧困戶吳述新老兩口在藍莓基地務工,年收入5.3萬元。39歲的姜從剛租來幾十畝山地,散養生態雞,預計年收入再增2萬元。“今年,我家又養了3頭土豬,價格好、不愁銷。”如今,養豬變成向恒洗家的副業,幾個月前,她剛領到農家樂經營牌照。

熱點專題